| 加入桌面
 
 
当前位置: 东莞商贸网 » 资讯 » 市场行情 » 珠海精神病人被弃东莞:院方否认遗弃称没必要

珠海精神病人被弃东莞:院方否认遗弃称没必要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09-14  来源:东莞商贸网  浏览次数:1

  广东珠海精神病人疑被弃东莞车站事件经报道后,2013年9月13日播出的央视《新闻1+1》进行了关注。当事患者表示,他们是从精神病院出来的,有两个医生跟着来的,说带出来活动活动一下,护士说去买车票,然后就再也没回来,她们只能一直坐在这里等。对于遗弃精神病人的质疑,珠海白云康复医院副院长表示,作为一个医院目前来看,每个月七个人,政府给能有1万几千块钱,没有必要遗弃

  ——医院遗弃病人?必须彻查

  (节目导视)

  拖鞋、睡衣、板寸头,垃圾桶里找食物,言行举止显异常。

  (她是)我男朋友,七年之前相识的男朋友。

  记者:

  她不是女的吗?

  你可以验血,到大医院验血。

  他们来自哪里?

  我们从精神病院出来的。

  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东莞南城车站?

  有人让我们下车的。

  记者:

  谁啊?

  护士,女护士。

  珠海市七名精神病人被弃东莞市南城车站,真相到底如何?

  陈耀平 珠

  (病人)没有进行病情评估,(医院)没有按有关规定办理出院手续。

  《新闻1+1》今日关注——医院遗弃病人?必须彻查。

  主持人 白岩松:

  你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中国人常说“丢人”这个词,其实这个词有两层含义,第一层就是真的把人给丢了,所以丢人了;第二个就是引申的意思了,就是你这事办的太不像话了,丢人。今天我们要关注的这一个新闻事件,把这一个词的两个含义全部包容其中了。在珠海有一家康复医院,有七个精神疾患的病人,被两个护士给领着从珠海150公里到了东莞的南城车站,结果说找不着了,后来这七个精神疾患的病人,就被丢在了车站里头。25个小时之后,是警察在各方的帮助之下找到了这家医院,这里既有把人丢了,又觉得你作为一个医生把病人给丢了,真是够丢人的。今天我们就来关注一下这个事件。

  三天前的9月10日下午14时左右,东莞南城车站出现了七个特殊的乘客,监控视频显示,他们第一次出现是在2点08分。视频中他们排成了一队,走进车站候车大厅,有的人还互相搀扶着,进入候车大厅后,他们就坐在大厅内靠门第一排的位置。这七个人都是女性,年龄有老有少,穿着日常衣服,其中五人留着平头。然而,过了一会儿就有人发现了异样。

  施坚 东莞市

  就坐到这个椅子上面,第一排的这个椅子上面,时间长了以后,她们可能是很饿的那种状态,有时候去垃圾桶那找那些吃的东西。

  首先觉得不对劲的是车站保安人员,在接到报告后,车站管理人员与车站警务室民警也都赶到了候车大厅。经过一番观察,车站管理人员和民警觉得,这些人精神都有些失常。

  这是我男朋友,七年之前相识的男朋友。

  记者:

  她是女性啊?

  可以验血,到大医院去验血,马上可以去验。

  那么这些精神有些异常的乘客为什么会出现在客运站?七人中只有少数几人,可以略微清晰地表达,他们说他们是跟着医院护士来的。

  我们是从精神病院出来的,有两个医生跟着来的,她说带我们出来活动活动一下,结果就把我们带到汽车站去买票,买票就送到这里来了,带到这里来她们就不见了。

  据她们回忆,护士说去买车票,然后就再也没回来,她们只能一直坐在这里等。得知此消息后,车站立即安排人员在车站周边寻找她们口中的医护人员,民警也第一时间联系是否有接到关于走失人口的报案。然而既没有相关报警,也没有找到医护人员的消息。

  李见明 东莞南城公安分局

  根据她们说,有医生有护士带她们下来,但是我们通过监控录像见到她们下来的时候,就没有医生或者护士在前面带的。

  随后,长达25个小时的时间内,车站只得安排工作人员轮班照顾她们。与此同时,民警也在寻找这七个患者所在的医院,然而始终未果。第二天下午3点40分,也就是七个患者被丢失25个小时后,珠海白云康复医院的医生终于赶到了客运站。

  (2013年9月11日视频)

  于忠敏 珠海白

  我还真不太清楚,是哪个环节上出问题了。

  那么25个小时,随行的两名护士究竟去了哪里?根据媒体报道,到达东莞南城车站后,两名护士一人到售票厅询问去外省的车票,另一名则去买食物。而当两人回到分手处的出站通道处时,发现七名患者已不见了踪影。两名护士说,他们多次寻找,急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也因此忘记了报警。

  今天凌晨,珠海市卫生局公布了初步调查结果和处理意见,对涉事医院给予严重警告,责令整改处罚,并责成医院对多名涉事责任人开除撤职、开除、降职处理意见。

  主持人:

  首先我要特别夸赞一下,这七位有精神疾患的病人。为什么要夸赞她们呢?她们真的很乖,如果当时那两名护士不再来找她们之后,她们这七个人如果走散了,大家可能就完全不知道这件事情发生过,而且她们可能此时就流落在不知道哪里的街头。想想看,精神疾患的病人,而且是七名女子,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如果真的走散了后果不堪设想,幸亏她们很乖,她们的乖也拯救了她们自己,同时也把一个巨大的问号摆在了我们面前。

  今天相关部门在处理这家医院以及相关的责任人的时候,究竟这个性质应该怎么定义,用了一个留置这样的词,而不是这几天大家一直认为简直是遗弃。留置这个词说句实话,一时间挺难懂的,我们赶紧查现代汉语词典,里头没有,后来上网去查,我们来看一下意思,它跟遗弃的区别。

  “留置”,是把人或者物留下来放在某处;而遗弃是抛弃,第二个是对自己应该赡养或扶养的亲属抛开不管。我们姑且不说第二者,很多人看完这条新闻之后比较接受遗弃的含义,就是你抛弃了她。而“留置”是相当中性的,这个有关部门也是很聪明的,用了这样一个很中性的词,没有去过分定义,但是它是否准确呢?我们接下来就要发出我们几个疑问,你比如说是不是抛弃了,两个人为什么同时离开?一个说去买票,一个是买吃的,请问,您带的是七个精神疾患的病人,怎么能同时离开呢?接下来为什么三、四个小时之后就返回珠海了?因为我们没找着,所以就回去了。

  其实就记者和媒体报道的时候来说,在他们分手的地方和后来这七个精神疾患病人坐的地方,连一百米都没到,到底找没找,在这不妨要问这样的问题了。如果是这两位护士你们的母亲或者是你们的孩子,你们之间发生了这种情况,你会这么做吗?你会不报警吗?你会不仔细去找吗?当然,最后就问为什么没有打电话报警?这个词真够中性的,忘了。再次问,如果是你妈和你的孩子,你会忘吗?这里的疑问还可以往下列很多很多,咱们先不问了,连线本台记者张莉莉。张莉莉你好。

  (电话采访)

  张莉莉 记者:

  白岩松你好。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去东莞的南站,如果要是去了的话,是否知道他们分手的地方跟如果要寻找的地方,距离有多远?这个车站特别大,特别不好找人吗?

  张莉莉:

  是这样的,我们去到了东莞的南城汽车站,他们下车的地方,汽车通道距离候车室并不远,大概也就是一百米的距离,而且车站也不是很大,它的候车室就在长方形的广场的旁边,它的候车室的字也是很大的,在门上都能够看得很清晰。

  主持人:

  我想你到了那一定会做一个判断,如果你有心想要找一个人,并不是太费事是吗?

  张莉莉:

  是的,因为广场是长方形的,基本上这样来回走看也很容易,你进到候车大厅去的话,也是一眼能够看到里面的情况。

  主持人:

  接下来大家还是要关心这七位有精神疾患的病人,又受了这件事的刺激,她们现在的精神状况怎么样?

  张莉莉:

  好的,我们今天去到了医院,我们见到了其中的三位病人,她们分别叫做菊花、小草和一个叫梁亚丈的三位女患者。我们看上去她的表情比较平静,但是我们没有跟她进行交流。

  主持人:

  非常感谢张莉莉,一会儿还要有问题向你咨询。其实在今天的处理结果中,两个领这七位精神疾患的病人,从珠海150公里到达东莞之后的这两个护士已经被开除了。其实被开除的这两位护士到底冤不冤;仅仅是她们个人的行为,还是背后医院的行为;到底是留置还是真的忘了,还是大家非常担心的一种遗弃?接下来我们继续关注这件事。

  今天珠海市七名精神病人被弃东莞市南城车站一事,舆论仍然无法自行还原事件的真相,七个精神障碍患者是通过什么方式入住珠海白云康复医院?她们的康复状况符不符合出院的标准?她们跟随着护士为什么要前往东莞?最终的目的地又是哪里?一系列问题需要搞清楚。

  于忠敏 珠海白

  精神卫生法实施以后,我们从精神病人人权问题上和人道主义上,我们医院开了一个会,就是准备有一些能够治疗好了以后,能够恢复理智,能够把自己的家地址想到的,我们愿意出经费给他们送回去,回归社会和亲人团聚。

  那么鉴于这种情况呢,我们现在就是三区,也就是女病房,他们搞了几个病号,后来就开始往回送。

  院方表示说,经过治疗主治医生认为,这七名患者都达到了出院条件,于是就派两个护士送他们回家。根据今年5月1日实施的精神卫生法其中规定,除了自愿住院治疗的患者可以随时要求出院外,像这次事件中的七名精神病患者属于其他情形患者,按照规定,他们出第一个条件是要经过医院的检查评估;第二个条件是通知患者及其监护人。

  陈耀平 珠

  根据调查核实,白云康复医院存在着对安排出院的七名病人,没有进行病例病情评估,没有按有关规定办理出院手续。

  于忠敏:

  首先这个医生对于病人进行评估,允许不允许出院,然后的话在病志上要反映出来,要停医嘱。根据我们这七个病人,我们有四个病人医嘱停掉了,其他三个没有。

  未按规定办理出院手续,还体现在院方和七名患者的家属的事前联系上。

  记者:

  我们已经联系了他们的家属了吗?这七个人我们都已经联系了吗?

  于忠敏:

  联系不上,能联系上的话我们绝不送,我们让家属来领来。

  记者:

  为什么我们既然找不到她的家属,我们把她送去哪呢?

  于忠敏:

  我刚才也谈到了,就是我们找到家属,有的家属也拒绝我们给送回去,但是这个病人的话,我们医生经过治疗以后,逐渐医生跟她沟通,她不自觉地把家庭住址和家属的家庭住址说了出来,所以根据这个要送回去。如果找不到家属,告诉当事人了,再给带回来。

  既然七名患者并不符合出院条件,既然有的患者家属也并不愿意接收,那么珠海白云康复医院派出两个没有经验的年轻护士,带着七个患者前往东莞,究竟要去哪里?媒体和公众也在关注,这就是一次意外,还是有意的遗弃?

  于忠敏:

  没有必要遗弃,作为一个医院目前来看,每个月七个人,政府给能有1万几千块钱,我们遗弃她们能有什么用?她们天天在我这里住着吃饭能花多少钱,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也没有必要遗弃她们。

  主持人:

  没有必要遗弃,为什么会产生让大家普遍联想的是一种遗弃的行为呢?的确有很多的这种疑点根本没有解开。比如说在整个25个小时的过程中,后来是东莞的警方,在记者以及热心人的帮助之下,根据蛛丝马迹,确立这是珠海的康复医院,然后把七个精神疾患的病人送回到这家医院。而在这25个小时的过程中,不光是两个护士没有报警,医院也没有,医院说忙给忘了。究竟是智商问题还是良心问题,大哥,如果是忘了,我们可以去想,也许是智商问题,把自己给忙晕了,但是25个小时,7个大活人不见了,居然用轻描淡写的一个忘了就给说过去,会不会是良心问题,这一系列都是问号,我们只能去追究一些细节。接下来继续连线我们在前方采访的记者张莉莉。张莉莉你好。

  张莉莉:

  岩松你好。

  主持人:

  其实很重要的一点是要确立到底医院在送这七个精神疾患的病人离开珠海的时候,有没有全部联系到她们的家属?

  张莉莉:

  是这样的,我们也询问了于院长关于这方面的情况,他表示有部分的家属联系上了,但是他们并不愿意接收,而有一些家属没有了解到确切的信息。

  主持人:

  但是这很奇怪,明知道没有目的地,或者目的地会被拒的行为。另外我在媒体上看到,有的联系到的家属就在珠海,那送到东莞干吗呀?150公里呢。

  张莉莉:

  是这样的,我们也问了他们的院长,他们说这个信息并不是特别准确,其中他提到有两个家在东莞,有一个家属在东莞。我们在采访的时候也是问到了当地的民警,叫李建民,他告诉我们,其中有一个患者能够清楚地说出自己的身分证号码,依据这个线索,他们找到了她在湖北的养父母,通过养父母知道了亲生父亲,结果他们发现她的亲生父亲就在珠海。

  主持人:

  其实在采访的时候,看这个院长在面对镜头的时候,也有很多的话似乎都说不清楚。据你们这两天的观察,在处理这件事情上,还有哪些事情应该做,包括他的程序怎么样?

  张莉莉:

  我们在采访当中,我发现医院在护送病人这块儿上,它的规范操作是没有的,因为他说是今年刚开始要护送病人回去,但是事先就没有任何的一个规定和操作的一个规范。我们也发现,在采访的过程当中,看到他们在医嘱上,有一些病人是没有写上这个,没有停掉医嘱,就把他们送出了医院。

  另外我们也了解到,他们没有应急的一个预案,也就是说没有给医护人员一个清晰的指引,在出现了意外情况之后,应该怎么样来操作,所以我们就看到在事件当中,他们的护士发现这些病患走失以后,惊慌失措,甚至都不记得报警了。

  主持人:

  好,非常感谢张莉莉给我们提供了更多的细节。其实不仅仅是这家医院的问题,这样暴露出来的一些问题,也给相关类似的全国很多的医院也在提醒,今后怎么样把这些漏洞都给补上,非常感谢张莉莉。接下来我们看看,今天相关部门卫生局做出的评论,跟前两天医院本身接受采访的时候有哪些不同。

  医院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七个人身体状况允许出院及,但是卫生局强调,未对安排出院的7名患者进行病情评估,这其实涉及到撒谎了。先是不认同,后来承认了,因为卫生局说你没有按规定办理出院手续,然后医院否认故意遗弃,卫生局没有明确证据确立是有意遗弃,在这一点上有一点点相似,但是跟公众的判断还有一定的距离。最后医院当初说的是,最关键的问题是没有报警,表示歉意等等。那么卫生局认为处置严重不当,造成患者留置外地,造成不良影响。

  其实不仅仅是这个,我们有很多处理的时候,都是因为它造成了不良的影响。我觉得先不要去想不良的影响,我生气,电视机前的很多观众生气等等,这些都不是要处置这家医院的最关键所在,而是这七名患有精神疾患的病人,非常有可能,如果她们走散了的话,就会遭受更大的不测,我们的立足点应该回到这上,而不是造成了不良影响。如果是这样一种处理事情的思路,将来还会出问题的,希望珠海市卫生局也回到医疗制度的本身,不是我们生气了你要处理它,而是这件事情就该处理。接下来要关注这家康复医院又是什么样的,尤其是中国很多类似的都在面临着什么样的挑战和难题?

  2010年,珠海在广东省率先实行了政府出资,为重度残疾人购买托养服务的政策,这也被看作是一个改革的新思路。而作为珠海市最大的精神病专科医院,珠海白云康复医院自然是这个政策的受益者,变成了这个城市精神残障人士的托养医院。2011年,前往采访的记者在医院认识了杨宝珠,一年以前,她还是一名重度精神患者。

  整天骂人,到处乱跑,不管什么人都骂,家里人和其他人都很怕她。

  经过一年治疗,杨宝珠不仅病情康复很快,而且还成为了该医院的义。杨宝珠一年之间的康复进展被看作是政府托养计划最好的宣传,而珠海白云康复医院也赢得了舆论和患者家属的称赞。

  以前我哪里都不敢去的,现在放心了,去旅游也行了。

  从2010年至今,珠海白云康复医院一直在参与着政府的托养计划,而政府对该医院所支持的资金,也从过去每名患者1000多元提高到现在的2000多元。根据媒体报道,如今珠海市市区的精神病人,已经全部交由白云康复医院来收治,但是医院编制中的300多张床位和不到200名医疗技术人员,是否真的能够收治整个市区的精神病患者呢?

  于忠敏:

  我们病人现在收到400左右,我们有100多名是由政府收容的病号。

  记者:

  现在按照您这样的运作负荷量,您觉得是超负荷运作还是还有余力呢?

  于忠敏:

  目前来看我们已经是满负荷。

  记者:

  这种状态持续多久了?

  于忠敏:

  这种状态现在持续一年多了。

  一个医院四分之一的病患可能长期无家可归,再加上整个医院持续的超负荷运转,这样的压力是否能够成为白云康复医院对于病人管理疏漏的理由?而未来,该医院是否还要继续承担政府托养计划?他们又该用什么样的方法来解决目前所面临的境况?

  于忠敏:

  我们现在已经在医院的后面又建了一栋,大约能有几百个精神病人的床位,我们很快投入使用以后,将对病人进行疏散。

  主持人:

  最后有一个问题,一定要问,问北京回龙观医院的院长杨甫德,他是《精神卫生法》立法的参与者。杨院长你好。

  杨甫德 《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立法参与者、北

  你好。

  主持人:

  如果要是做评估的时候,这个患者该出院了,但是家属不接收,或者找不到家属的话,到底应该怎么办?

  杨甫德:

  我觉得要考虑两个方面,第一,如果他当时具备生活能力,可以在院外生活,那么他可以直接出院。如果不具备能力,这时候就一定要有一些其他的措施,比如像中途康复站、中途宿舍,让他进一步到相应的机构接受康复治疗,直到他具备回归社会的能力,再回归社会或者是家庭。

  主持人:

  你们是否也经常遇到这样的难题,家属不愿意接收?

  杨甫德:

  确实存在这样一种现象,就是病人实际上基本具备出院标准,但是家属因为各种原因,没有能力或者不愿意接收他,所以让少部分病人一直留在医院,回不去。

  主持人:

  杨院长的建议是在医院和社会之间再有一个中转站?

  杨甫德:

  对,这样的话跟国外的机构非常相近,我们是中途宿舍,或者中途康复站,让患者从医院过渡到康复站,经过康复站的进一步训练,才有可能回到社区或者回到家庭。

  主持人:

  好,非常感谢杨院长接受我们的采访。希望这件事情不仅仅让我们愤怒,还能让我们改进。

(央视《新闻1+1》)

分享与收藏: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活动 播出 事件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热点文章